市场价格

他把杂草种成“黄金之后……

一个不爱读书的孩子徐志雄后来变成了享誉国际的水草专家,连海内外教授都来向他请益水草知识。美国专门主办鬼才演讲的跨界智库“TED”(Technology EntertainmentDesign,以“翻转不确定年代”为他下标,让人好奇这段不可思议的成长历程。而他下半场的反转,就像水草一样,还在生生不息地滋长着……



有些娃娃脸的徐志雄,看不出是民国四十九年次的;与人聊起创业点滴,除了,还是水草,满脸尽是邻家哥哥般的亲切活力!回忆少年时为家背债,没有一丝悲情,好像这就是人生,就是自然的接受它,再想办法改变它因为从高职就从水电实务学起,他不但有双巧手,对研发的产品也如数家珍的描述其中故事,非常了解养殖者、使用者的感受,难怪他获得“神农奖”、“农业体验DIY创意王”,教授、学者都来向他请益。



鳗鱼大户家道中落,贫穷少爷投入水草世界


远离都会的繁忙和焦虑,大清早的宜兰员山游客人烟未至,“胜洋水草休闲农场”被一汪汪的凉水包围着,气氛格外安静。


农场还没有转型成为现在的“胜洋”之前,徐家是养鳗鱼大户,现在看到的草场,以前可都是鳗鱼池。


“我小时候算很好过,那些年鳗鱼价格很好,全讲现金交易,我和弟弟放学回家还要帮爸爸数钱,全是上百万在来往,数错还得重来。”徐志雄说,小时候上学有轿车接送,家里是村里第一个有电视、有电脑的。同时,父亲对村里的回馈也是冲第一。他曾代表台北参加拳击比赛,由于学习武术,乡里有跌打损伤就来找阿爸瞧一瞧,又因为不收钱,乡亲就拿农作来作交换,客往礼来十分热络。


无奈国小四年级,鳗鱼业竞争大,家道中落,逐日举债。虽然生活拮据,但爸爸对两兄弟的教育还是很要求,坚持买书给他们,还为了念好学校而迁户口。此外,爱好大自然的爸爸经常带他们到野外、菜市场认识动植物。


“有一次逛菜市场,我爸买了一只猫头鹰,也是让我们认识一下就放生了。”这或许是徐志雄错过变成哈利波特的机会,却养成了他对自然、对生命的关怀及反馈;与现在农场一切与水土命脉连成一片,动植物共生共存息息相关。


徐志雄念高职时,家中经济跌到谷底,为了减轻父母压力,他偷偷选择花莲有建教合作、免学费的花莲商职就读,以半工半读学稳水电基础,所以现在农场水电自己全都不是问题。十八岁高职一毕业,也立刻当兵。


退伍后,即返乡扛起家中债务。二十多岁还摸不着头脑的少年家,当过娃娃车司机、铁工厂工人、卖泡沫红茶、养热带鱼等,直到一次在海事学院实习的朋友建议他,“胜洋”的水质很适合养殖水草,让他从此沉浸于水草世界。经过十多年实验钻研,终于在三十六岁成立“胜洋水族中心”,又经过近十年努力,于民国九十四年转型成为“胜洋水草休闲农场”。



上山下海土法炼钢,一心一意钻研水草养殖


谈起农场经营,让徐志雄不断滚动出乐趣的,除了水草还是水草;而这正是最不容易做到的核心价值。他回想民国八十、九十年代的台湾,水草大多依赖进口,他算是水草养殖的开基者之一;当时所有文献、参考书都是外文,大多数靠图片和学名认识水草。



和弟弟常常为了找水草,骑着摩托车上山下海,有一次还飙到冷埤的深山里!“你知道二十几年前的深山,摩托车噗地就这样上去,我们还跌倒三次,差点丢掉小命!”还有,当年台北很流行上百元、进口的“谷精草”,“我印象中在哪里看过,偏偏就是想不起来,过了两个月竟然做梦梦到,马上骑车去找!”果真就被他找到那片上万颗谷精草!“那时候不知道有多开心,卡紧尻起来、尻起来,都是钱!”



靠着土法炼钢和全心投入,他和弟弟跑遍全台湾寻觅水草,认真做起田野调查、记录生长环境、水质、温度等种种条件,再带回宜兰模拟、栽种和抚育。台湾的水草养殖风气,可以说就从“胜洋”开始传递出去,到了民国九十年,全台水草养殖竞争者多到快四十家,这让他思索转型,跟上政府推动“一乡一休闲”、“宜兰厝”的政策,虽然投资偶有失败,却更奠定事业越滚越明白的方向。


多年心血化为事业,培育特种水草行销全球


经营至今,“胜洋”是全台湾最大的水草养殖场,也是最大的批发商,还外销到全球如欧美、韩国等地。


农场大约四百多种水草,其中不乏台湾特有种。多年的心血成果让徐志雄在民国九十八年获得了“神农奖”;各国不少研究水草等水生植物的博士、教授、业者,都特地从海内外来向他请益;大陆人士也重金礼娉请徐志雄担任顾问,期望可以开辟中国市场二线城市的草场管理。



“想当初刚开始种水草时,连家里费长辈都说:啊是咧种虾米杂草啊?只有老爸一路对我的决定全力支持。现在终于熬出头了!真的感谢这些杂草带来的生机,也感谢我有个开明的爸爸!”毕竟,这世间能看出“草,不只是草”的人,真的少之又少。


除了养殖水草,他研创的水草产品也是业界指标,广被同业复制。但他并不怕被人模仿,因为他认为,只要对自己的核心价值有信心,就有源源不绝的创意资源。“别人只能复制生态瓶,水草餐的外貌,但复制不了我骨子里累积多年的核心质量。”徐志雄说的自然又自信。


他所开发出来独特又优质的水草和绿美化产品,多年来已繁衍出庞大的商机;未来,他还要开发绿建民宿和温室。而最近,他则跟成功大学“发光草”团队合作,研究以纳米科技诱导水草发光;“一旦技术成功后,不用发电也可以让水草、行道树取代电线自体发光;这样一来,“胜洋”将不只是休闲农场,整个事业也会被带向另一个绿能产业高峰!



徐家为了这个共同的目标,现在全家都投入水草农场事业,各司其职。徐志雄也积极培育员工,鼓励同仁向他挑战:“我从来不怕人跟我学,也不限制员工有自我的想法发挥创意。在胜洋,我提供开放的舞台,任何人要把这里当成功的跳板也没有关系,我甚至希望大家未来都可以出去当老板!”


别无分号水草大餐,生态瓶DIY年吸十万人


很多人以为,“水草农场”应该只是去看看水草,就回家了吧?……但如果真这样想,那可就大错特错了!



“胜洋”从以前单纯的水草养殖业,到现在,已经扩大到拥有水草文化馆、户外园区生态观察区、水草餐厅、水草养殖区、水草商店、DIY区……等,兼具观光、休闲、教育、娱乐等功能齐备的复合式休闲农场,俨然是一座水生植物的绿色主题乐园。



而其中,除了将水草入菜的餐饮服务极具特色、别无分号,徐志雄所开发出来的“生态瓶DIY”体验活动,更是改变了农场的命运,他说:“小时候这里都是鱼池、田地,我做梦也想不到,现在游览车竟然会开进来,一年就有十万人为了生态瓶DIY而来!”



汇聚精英分享经验,吸引影视媒体主动报道


自从成立休闲农场以来,徐志雄就不断提升软硬体各方面的应用价值,甚至还曾经争取举办国际跨界智库演讲“TED”的宜兰场次,邀请各国精英到宜兰分享“如何结合休闲观光、农业与科技、艺术创作”之经验,也因此,让胜洋成为汇聚金字塔精英交流分享的空间,陆续吸引各产业、官方学界人士前来取经。



此外,也有许多对休闲农业企业经营有兴趣的人来找他畅谈“胜洋经验”,而他的整合行销专长,也吸引Google、麦当劳等企业委托他规划教育训练。尤其有趣的是,连“很难取悦”的影视圈也有看上农场,因为这里的建筑是以简洁清水模、玻璃及金属建筑盖成的“宜兰厝”,是一栋会呼吸的绿建筑,因此陆续吸引过偶像剧“偷心大圣PS男”、电视剧“渺渺”、杨丞琳的MV“雨爱”等剧组来此取景。而旅游节目更是经常来访,光《台湾全记录》就来了六次,可见农场魅力之惊人!



“以前我不懂行销,也不知道如果自己请媒体来拍是要付钱的。所以,我要感谢媒体朋友的主动宣传,才造就今天的我。到现在,我连农场道路指标都没有做,也没花过一毛买广告或上节目!”徐志雄是这么朴实自然——就像水草一样,上头看起来好像没有在动,至于底下蕴藏了什么,只要潜下去,就会看到惊喜。

相关阅读

/ Related news

Copyright © 2014-2019太阳成集团tyc151com 版权所有 苏ICP备16026279号-2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