供应信息

关于种植苗木的三句话,你品,你细品

苗木人有三大爱好,种树、喝茶、聊模式。
我是个写故事的,一年半时间,我采访了近百位苗木人,走了很多苗圃,喝了很多茶,听了很多关于种苗的理念和模式。
种树是一件长长久久的事,在市场变幻、政策更迭,以及各种不可测力的影响下,苗木人身体力行,用经验和智慧总结出各自的“金句”和“方法论”。这些理念并非放之四海而皆准的“真理”,但结合各自的经历和情景,总能品出些“哲思”的味道来。
而这,是最有意思的部分。
第一句:什么年龄种什么树,什么心态种什么树
前半句来自金华苗木人邵国钧,没有足够的年龄和经历,是说不出来的。
老邵六十岁,种了四十年树。年轻时倒腾花苗、建苗圃、开卖场,大小转型十多次。五十岁以后,想明白一件事,钱再多也会花完,不如种更长时间、更高价值的树留给儿孙。自此,他种了十年高杆老紫薇,精修、慢养,一树一型。每年就卖三十棵树,留下的,却越变越值钱。

邵老在紫薇园忙碌

相比老一辈的稳中求胜,年轻人大多更具冒险精神。陕西小伙张若楠,摸透了丛生红叶李的种植方式和市场需求,短短几年,就从几百亩,扩到2000多亩。山东“狠人”宋涛,跨界种苗的新人,瞄准的就是市场最热的品种——丛生‘红点’红枫和火焰南天竹,两年时间,卖房投资,干成了当地最大的规模。

张若楠

宋涛

后半句是关于心态。以前我写过一篇《他们为什么不扩圃》,回头来看,其实聊的就是种苗的心态。种垂枝樱的洪钎李,始终把苗圃控制在200亩的规模,并非没有扩圃的实力,而是综合考虑了苗圃的管理成本、风险承受力,以及浦江地区的土地、市场特点。背后,是一颗对农业的敬畏之心。

61岁开始种树的郭中良,17年种出了价值6亿的3000余亩鸡爪槭,在旁人看来,郭老的成功或许是因为选对了树种、坚持得够久。但最了解他的女儿郭琪华说:老爷子种树的初衷并不是为了挣钱,而是要用自己的余生,为这片土地发光发热。如果不是因为梦想,不可能熬得过那段最艰难的时光。

洪钎李

郭中良与苗圃工人们
每一种选择的背后都有相应的风险和收益,不去判断对错,市场自然会给出答案。回头开头那句话,这些选择背后真正的原因,年龄、性格、心态、实力,对照自己,或许可以品出更多的滋味来。
第二句:苗圃里一定要有“非卖品"
这句话的雏形来自付达勇,那个喝茶的下午,他跟我讲了一个观点:假如你有2000亩苗圃,一定要拿出200亩来,做长期的投资。
付达勇种苗的核心理念可以用四个字概括:以短养长。苗圃主打能快速周转的热销品种,同时留出一部分土地,种那些长势慢、价值高、少有人种的树。等十年二十年之后,也许剩下的这200亩树,比之前卖掉的所有树的都值钱。
年前我去奉化,和种”慢树“的老孙聊起这个理念,老孙表示极赞同。老孙有300亩养了20年的高杆茶梅,并且准备再养十年。“即使只有50亩地,也要留5亩作为‘非卖品’”老孙说。每个人的经济状况、投资理念不一样,但既然选择种树,总要留一些东西下来的。
抛开赚钱不说,只是看它们慢慢长大,成荫成林,也是件很美的事。

付达勇和他的造型罗汉松

老孙的“慢树”
第三句:不能和老百姓在一条线上思考
说这句话的是南阳人刘青发,他的种树史就是一部和别人背道而驰的“叛逆史”。90年代,他就把南方品种嫁接在当地的望春玉兰上,赚到了第一桶金。之后又在形态上创新,从低分枝到高接大苗,只要老百姓一跟风,他立马换方向。十年前,他开始陆续培育十万株分支点2.8米的高杆玉兰,十年后,引领了玉兰行道树的新趋势。
苗木人从来不缺创新的能力,种蛋形桂花的项文广、茶梅葫芦的郑春阳、中国结白蜡的孔祥凯、高杆法桐的李元喜、拼栽丛生大香樟的卓可祥,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。其背后的逻辑是一样的,做出自己独一无二的产品,和普罗大众拉开差距。

刘青发和他的高杆玉兰

文广苗木场的“蛋形”桂花

孔祥凯的中国结白蜡
当然,如果你没有创新的产品,能够把握好苗木种植、销售的时机和节奏,不跟风,不盲从,也能走出一条通往“罗马”的路。
我不是个善分析的人,文章写到这里,已经感觉自己被掏空。
三句话,还是由你自己品吧。

相关阅读

/ Related news

Copyright © 2014-2019太阳成集团tyc151com 版权所有 苏ICP备16026279号-2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